首頁 >> 行業動態  

醫養結合的養老模式探究

作 者:全品源 來 源:引用 時 間:2017年11月27日     

【導讀】醫養結合養老模式是當前社會經濟快發展下新時代的產物。其具體含義是指在傳統機構養老提供基本生活服務和經濟供養的基礎上,向選擇機構養老的老年人提供醫療服務,提高老年人生活質量和健康水平,緩解社會老齡化問題。

我國養老模式發展現狀

(一)特殊人口政策和國情導致“老齡化”


    如圖1所示,2016年底中國65周歲及以上人口16003萬人,占總人口的10.8%。預計到2020年,高齡老年人將增加到2900萬人左右,獨居和空巢老年人將增加到1.18億人左右,老年撫養比將提高到28%左右。因此,養老產業所產生的巨大經濟效益正在吸引著全球的目光。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社會的進步發展,單一的國家福利已經難以滿足老年人生活多樣性的需求,多元化的養老模式應運而生,其中醫養結合模式呈現主流趨勢。

(二)傳統農耕文化衍生出“單一養老模式”

    “百姓孝為先”一直是中國傳統的思想觀念,贍養父母是每個子女應盡的責任與義務。目前,我國有三種基本的養老方式,分別為居家養老、社區養老和機構養老。其中,居家養老是主要模式。本質上來說,這種養老模式是由家庭成員提供養老資源的養老方式和養老制度;社區養老是指以家庭養老為主,社區機構養老為輔的方式,老人除在家中得到家人的照顧之外,由社區的有關服務機構和人士為老人提供專業服務;機構養老是指由專業的社會福利機構為老年人提供日常起居護理、健康管理和文體娛樂活動等綜合性服務的機構。

(三)“421”倒金字塔家庭結構產生“空巢家庭”


    “421”倒金字塔家庭結構是受我國人口政策和醫療水平所衍生出的現代家庭模式,具體由兩位成年人共同贍養四位老人和一位孩子。根據國家衛計委發布的《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5)》表示,我國家庭規模呈小型化趨勢,2-3人家庭呈主體類型,單人家庭、空巢家庭不斷涌現。空巢老人占老年總數近一半,其中獨居老人占老年總數約為10%,僅與配偶居住的老人占41.9%。伴隨空巢家庭的持續增長,居家養老模式難以持續,需要其他養老模式來補充,為養老產業的發展提供空間。

(四)養老產業發展處于初級階段,供給嚴重不足


從圖3中我們可以看出,與發達國家相別,我國2014年的養老產業規模仍比較小,僅為4.1萬億元,占GDP的7%。而美國養老服務消費占GDP的比例為22.3%,歐洲養老產業占GDP的比例達到28.5%。據全國老齡委測算,2050年左右,中國老年人的消費需求將達到5萬億元,但目前我國每年為老年人提供的產品不足1000億元,其中存在著巨大的投資商機。

國家政策大力支持“醫養結合”模式發展

      醫養結合是“醫”、“護”和“養”三元合一的創新型養老模式,為健康和患病老年人提供了全面、綜合性支持。其中,“醫”是指醫療康復保健服務,具有醫療服務、健康咨詢服務、健康檢查服務、疾病診治服務;“護”是指護理服務、大病康復服務以及臨終關懷服務;“養”是指生活照護服務、精神心理服務、文化活動服務。醫養模是集生活照料和康復關懷為一體,將養老機構和醫院功能相結合的新型養老模式。

       政府為推動醫養模式的發展,出臺了一系列利好政策。根據2015年11月國務院下發的《關于推進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的指導意見》,我國計劃到2020年,基本建立符合國情的醫養結合體制和政策法規體系,實現醫藥衛生與養老服務資源共享,融合發展,基本適應健康養老服務需求。有效解決“老有所養”問題,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除此之外,2016年7月,國家民政部公布了《民政事業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其中一大重點便是提出促進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要求發展醫養結合型養老機構。目前養老產業要滿足老年人的各種需求,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健康需求。然而,現實情況將“養老”與“醫療”完全割裂開來。一般養老院只能提供基本的照護服務而無法提供專業的醫療服務;而專業的醫院無法專門為老年人設立相應的健康服務,使得“治病不養老”的局面出現。民政部“十三五規劃”重點提出的醫養結合可以實現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資源共享。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頒布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其中重點闡述了“醫養結合”模式,標志著我國養老服務進入實戰階段。2017年6月29日,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快發展商業養老保險的若干意見》,提出促進養老服務業健康發展。另外,十九大報告也為老齡事業發展描繪了藍圖。報告中提出了“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構建養老、孝老、敬老政策體系和社會環境,推進醫養結合,加快老齡事業和產業發展”的要求。由此可以看出,在相關政策的推動下,未來醫養結合模式發展前景可期。


“醫養結合”面臨的困境

(一)缺乏高素質、專業化的護理員隊伍

    當前,我國老年醫療、護理、康復機構的從業人員數量不足,質量不高,不能滿足老年人口不斷增長的多元化需求,供需失衡突出。并且,從業人員工作量大、流動性大,一定程度上制約了長期醫養結合管理模式的形成與發展。中國社會福利協會常務理事王波表示,“養老行業還是一個人力資源密集型的行業,但現在的人力成本比較高,因此運營想要實現盈利也很困難。”

(二)醫養結合的保障體系也尚未形成

    醫養結合養老模式既是創新之舉也是智慧之舉,然而目前基本醫療體系中缺乏針對老年人健康福付費的保障模式,大部分醫保基金較難直接與養老機構進行結算。另外,社會上養老機構性質較為復雜,使其監管較為困難。我國醫養結合的養老系統處于試點階段,對于醫保報銷方面的問題還需要進一步作出規范。

(三)相應的政策支持和法律尚未完善

     雖然目前國家已經出臺了相關的文件鼓勵醫養結合養老模式的發展,但是在具體執行過程中缺少必要的細節文件對行為作出規范與指引。當前,我國只有部分省市進行醫養結合的推廣試點,屬于摸著石頭過河階段,沒有相應的法律政策和事實依據可以依靠,實施風險難度較大。

“醫養結合”的策略

(一)建立高素質的醫療護理專業人才

    為提高從事養老事業的醫療護理人才專業水平,我們需要依托政府、學校以及有關部門的通力合作,為醫養結合養老服務模式奠定堅實的人才基礎。首先,政府應充分利用各級醫科學院、衛等高校資源的師資、設施資源、鼓勵相關院校開設老年醫護專業、老年照護專業,為老齡產業培養大量的優秀的專業化老年養護人才;其次,建立完善的醫護人員職業資格準入制度,養老護理人員需要通過資質考察上崗,定期對在職人員進行培訓,不斷提高養老護理隊伍的工作水平與素質。

(二)完善醫保定點和醫保報銷制度

    發展醫養結合養老事業,必須確保醫養結合中各類醫療機構納入醫保覆蓋范圍,完善醫保項目,提供更多的醫療健康服務。除此之外,需要對相關養老服務機構進行規范,明確醫療機構的醫保定點資格。否則,此舉會加大老年人醫療治愈的經濟負擔,從而阻礙醫養模式的發展。

(三)充分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大力發展PPP投資模式

    促進醫養結合養老服務發展,必須明確政府在促進醫養結合養老模式中的主導責任和扶持政策。一方面,政府要加大財政支持,提供相應的稅收優惠政策,例如養老機構土地、稅收手續優惠政策,以財政扶持、稅收優惠的形式鼓勵和支持有資質的養老機構和醫療機構分別增設醫療服務和養老服務。其次,政府要擴大項目融資渠道。此前,雖然國家在多領域力推PPP模式,但涉及“醫養結合”模式的則少之又少。然而隨著養老產業的推進,如何吸納社會資本成為一個重要議題。采用PPP模式發展醫養結合模式,將會對醫療機構和養老機構領域形成強刺激,并產生系列的服務產品。據了解,2016年初江蘇省如東縣政府與社會資本方簽署了PPP項目合同,標志著“如東縣中醫院醫養融合”PPP項目正式落地,該項目開創了醫療養老項目采取PPP模式的新路徑。

總結

    受人口老齡化、新醫改政策的刺激等因素影響,醫療健康行業投資活躍度的逆市上漲顯示出了這一抗周期性行業在經濟下行期間的投資價值。醫養結合養老模式已經成為健康產業發展的重要領域,是未來經濟發展的趨勢。隨著十九大勝利閉幕,各項醫療健康相關的事務逐漸開展,大健康產業的前景一片大好,投資人在此刻介入健康產業,無疑是正確的選擇。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大家正在看

首頁 產品中心 招商加盟 資訊中心 全品醫療
收縮
  • 電話咨詢

  • 400-997-1978
  • 0755-33116228
  • 值班手機

  • 招商經理-任經理
  • 18123958099
  • 銷售經理-文經理
  • 18925238220
  • 營銷總監-李總
  • 13316830055
 
二分时时彩免费计划